8827太阳城

首页 > 专题活动 > 凝聚正能量 共创新现代

父亲

编辑时间:2018-07-23 本文来源:长沙分公司 责任编辑:陈琳 浏览次数:次

  如果说母亲是大地,那么父亲无疑就是那天空,地有多广,天就有多大。母亲是日空中温暖的太阳,照耀关怀着我们,父亲如月空中的迷蒙皓月,无私包容着我们。

  母亲说,父亲从小就特别聪明,可惜只上了一年学就辍学了。父亲生于五十年代初,奶奶家条件苦,父亲是长子,家里没钱供他继续读书,不仅不能去上学,年幼的父亲还要帮家里干活,还要负责照看弟弟们。刚辍学那会儿,学校老师不忍错过父亲这棵好苗子,三番五次地来家里做工作,希望奶奶让父亲继续上学,可家里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供父亲上学,奶奶没办法,一狠心一咬牙,把小小的父亲送到外面去当学徒工,学校老师这才不再上门劝说……

  失去读书机会的父亲,发奋学手艺,终于学成了一门好手艺。不错,我的父亲是我们那个地方远近闻名的泥瓦匠师傅。要是谁家要砌新房子,一定会来找我父亲,而我父亲也从未让人失望,总是把房子砌得很漂亮,结实又好用。在他们的眼中,我不仅看到了他们对我父亲的信任,还有深深着地佩服。

  不知何时起,开始有人来找我父亲拜师学艺了。打父亲开始带徒弟之后,附近各个村庄的后生们都争先恐后的来报名,父亲带徒弟都是有言在先,“干这个就是要吃得苦,不怕脏、不怕累。如果没有这个心理准备的,就趁早回家吧。”父亲对他的徒弟都极其严格,不仅教他们手艺,还要管徒弟们的品行。偶尔有调皮的后生,做事不卖力、耍滑头,讨巧卖乖,父亲就会板着脸说教好久好久,直到那后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。凡是我父亲带出的徒弟不仅手艺过硬,人品也好的很,别人家都愿意把自己的儿子送到我父亲这儿来学手艺。父亲做事,一是一,二是二,认真严肃,徒弟们都很敬畏他。

  刚硬的父亲也有柔情的时候,记得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收集大人们丢弃的彩色电线头,红的、蓝的、黄的,收集到一定量后,我就去找我父亲,让他帮我把塑料管扒下来。有时候碰到父亲在做事,他也会停下手里的活,耐心的帮我把那一小节一小节的塑料管扒下来,也不问我要干嘛。其实那个是很难扒下来的,因为太短的缘故,不好使力。年幼的我看着父亲那满是老茧的大手卖力的扒着,由于用力过大,父亲的手指都被电线勒得凹了进去,看得我都觉得疼,都不想要了,可父亲还是咬牙咧嘴的帮我都扒了出来。现在回想起来,心还是隐隐的痛。拿到塑料管后,我用剪刀把塑料管剪成一小段一小段,再用线把它们串起来,做成手链和项链,戴在脖子和手上,一蹦三尺高的跑到父亲面前给他展示,父亲也不评价我,只是满含爱意地看着我,呵呵地笑了。我知道父亲是高兴的,便跑开找同伴们炫耀去了。

  湖南花鼓戏出了名的好看,小时候,父亲经常会带我去看戏,每次去我都是走在最前面的,到了剧院后,父亲都要去小卖部给我买包葵花子,那时候的葵花子特别香,到如今我都很怀念那种味道。每当戏要剧终的时候,我就开始装睡,只听得母亲跟父亲说:“你看,这孩子又睡着了,叫醒她吧?”父亲说:“别叫了,我来背吧。”那时趴在父亲宽厚的背上,感觉特别安全,特别温暖,本来是装睡,等到家时往往真睡着了,被母亲叫着,胡乱洗了把脸,就到床上睡去了。

  不知不觉中我已步入不惑之年,儿时的记忆总是经常在我脑海里回放,那绵厚的父爱深深地滋养着我,温暖着我,充沛着我的整个世界……

  这些年,我只顾忙于工作,忙于自己的小家庭,忽略了对父亲的关爱,不知何时起父亲原本乌黑的头发已斑白,曾经的虎背熊腰也变得有些佝偻了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辉!看着父亲沧桑的面容,我的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,就像父亲老是忘了我已长大,而我也忘了父亲已经不再年轻。是啊,岁月真是无情,更换了日月,交替了白昼,斗转星移之间父亲便已是暮年,时间偷走了父亲的青春,却偷不走父女之间的爱。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是的,父亲,从现在起,我要好好的陪伴您,一如您在我儿时陪伴我一样,宠着我一样,我也要用我全部的耐心宠着您,爱着您,陪伴着您慢慢的,慢慢的变老……